当前位置:主页 > 机构设置 >

话剧《男人还剩下什么》在东宫影剧院上演 毕飞

  编剧和璐璐大胆续写原著

  《男人还剩下什么》由编剧和璐璐根据毕飞宇1991年的一篇短篇小说改编。原著中,妻子因为看到丈夫与当年暗恋过的初恋情人拥抱而愤怒不已,夫妻二人在互相怨恨和折磨中最终走向离婚,甚至拿孩子当作伤害对方的武器。毕飞宇在这部小说中写道:“我们在表达恨的时候是天才,而到了爱面前我们就如此平庸。”

  编剧和璐璐此次是对原著“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动,她的剧本续写了原著,从下一代依然要面对离婚入手,通过一对青年夫妻的分手旅行,同时为父亲送别的七天,探究了父亲心底的秘密,来折射了两代人对于婚姻关系的不同的时代解读。上一代人才能过大风大浪的时代巨变中走来,生命中承受了很多的重量;而今天每个人对生活都觉得不如意,又不知道这些不如意从何而来,有一些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整个演出主要的故事和情节完全没有在原著小说中出现过,在原著小说中还只是个受父母离婚影响的小女孩,在话剧中长大成人,结婚后也面临着自己婚姻的困境与破裂。剧中,这对小夫妻带着刚刚去世的父亲的遗愿,来到父亲曾经在东北插队的地方,同时这一趟也是为他们二人的婚姻画上一个句号。两代人对于情感的不同、夫妻家庭关系的沉重,做着要逃离的准备,可最终又有谁能够逃得过这盘棋......

  在这个大IP大制作的年代,改编一部写于27年前的文学作品搬上小剧场舞台,和璐璐认为这依旧是“有意义的创作”:“在我们今天的男女关系里,不同于上辈人‘不能承受之重’,为一句承诺负重沉甸甸的一生,但在今天我们怀着那股‘人在泥里 气在云端’的勇气逃离,又是否能放的下流年一局棋?这也是这部话剧《男人还剩下什么【中二病是什么意思 】》改编中所要跟观众探讨的。也许这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同样让人无措。”

  该剧导演兼男主演孙博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当常年作为演员活跃在舞台,这次担任导演也是他在表演之外的一次回归。女主角赵秦曾在电视剧《金婚》、《甄嬛传》、《急诊室故事》、《兰陵王妃》中都担任主要角色,也曾在陈佩斯舞台剧《托儿》和《戏台》中担任主角,她在剧中饰演的就是出身于原著中所写的原生家庭的小女孩长大以后的样子,很无辜地受到了家庭因素的浸染,所以在自己的婚姻中,也潜移默化地受到了父母的影响。

  观众看完有共鸣有争议

  作为原著作者,毕飞宇对该剧一直给予很大的支持和鼓励。看过演出之后,毕飞宇说:“今天的悲剧是不让人流泪的,这是现代人的困惑,每个人的不如意都找不到原因,生命有了不能挖掘的意义,生活变轻了,看似没有真正的悲剧了。艺术家是不对死亡负责的,这个戏里去世的父亲是活在我们年轻一代人的关系里的,这就是这部戏的意义所在,还有最打动我的还是这个戏的台词,非常走心,我很喜欢。”

  这个戏虽然是写年轻人的,但也引起了很多中老年人的共鸣,有一位70多岁的观众看完之后,一直留在剧场给演员孙博和赵秦画了很多漫画,并请毕老师和主创为她的画签名。

  一位女观众看完点评道:“男人还剩下什么?个人不太喜欢这种带有道德批判色彩的主题,尤其是女作家说男人还剩下什么,就像男作家说女人还剩下什么一样,会让人自带逆反。这个戏脱胎于毕飞宇却完全不同于毕飞宇,最打动我的是台词,它把两性情感走到尽头的冷酷、决绝、伤害展现的淋漓尽致,让人有一种血淋淋的刺痛感!那是一种源自极致生活的真实!其实这样的夫妻是不会离婚的,因为他们已经习惯彼此的相互攻击,并在不断较力中增进感情,就像作用力与副作用力,以自己的方式平衡存在。一旦有一天,一方失衡,另一方会受不了的。真的要离婚,还会有旅行,还会有那么多废话吗?亲!走!法院门口见!所有的夫妻,且行且珍惜吧。”

  一位男观众看完后表示:“我没看过毕飞宇老师的【产妇吃什么下奶 】原著,所以很幸运的,我是当作一个完全未知的作品在探索的,我很期待这出戏是很无厘头的有关家庭的一种处在两个层面的冲突的故事,确实有,不过太少,这里面还有那个年月的事情,那个我不熟悉但是已经无法诉说的十年的事儿。夫妻生活这个最小的家庭单位,各不相同?那是肯定的,但是完全不同吗?也不尽然啊,那种完全没有意义的争吵仿佛都是一样一样的。男人还剩下什么?我觉得什么都不剩,就这两个字就够多的了。”

  在演后谈的时候,也有观众提到自己是毕飞宇的忠实书迷,是做了功课读了原著才来的,对剧本的改编认为“幅度太大”。

  对此,编剧和璐璐解释道:“挂着毕飞宇原著,编剧是我的名字,我不是原著的奴隶,更不是挂羊头卖狗肉。我非常感谢从始至终毕老师给我的最大的创作自由,毕老师多次对我说的就是‘你就写,随便玩,甚至可以撒点野!’而我也自认为抓住了原著的灵魂,就是‘恨时天才,爱时平庸’这八个字,我写了两代人的故事来丰富原著,我们这代人很少有人感受到特别幸福,时常都焦虑,这可能是个人体质,但更是时代病,今天我们的悲剧无声的发生着,说不清也道不明,这就是现在这个时代不同于我们父辈那代人的情感经历,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王润 刘平摄

  编辑:TF003